“用完即弃”添新例?外媒:美考虑撤回对委反对派瓜伊多支持 -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委内瑞拉-查韦斯_网易订阅

“用完即弃”添新例?外媒:美考虑撤回对委反对派瓜伊多支持 |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委内瑞拉|查韦斯_网易订阅
参考消息网10月24日报道 据欧洲新闻社马德里10月21日报道,美国继续承认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的日子似乎已经屈指可数。瓜伊多可能将在2023年1月失去这一职位。在法律层面,除了能够控制委内瑞拉在外国银行中的某些资产之外,该职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报道称,两名接近瓜伊多的委内瑞拉反对派消息人士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透露了这一信息。据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称,华盛顿计划在明年1月美国国会开启新会期时撤销对瓜伊多“临时总统”职务的承认。另据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10月22日报道,瓜伊多领导的“临时政府”将在预期时间之前解散并消失的可能性,出现在一种奇怪的局面下,这种局面混合了马杜罗对他的攻击以及反对派联盟“统一平台”联盟中的伙伴党派对他的不信任。9月16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在加拉加斯召开记者会。(欧新社资料图片)瓜伊多2019年就任议会主席,随后自封为“临时总统”。几年来,查韦斯派逐渐削弱了他的影响力。报道指出,瓜伊多这两个职务的权力已经被稀释,以至于尽管他还在象征性的政治层面维持着反对派主要领导人的地位,但在行政决策中已没有多大分量。报道称,英国《金融时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都为瓜伊多的“临时政府”设定了结束时间,因为美国政府可能正在考虑撤回对这位反对派领导人的支持,以便为关于石油问题和暂停对马杜罗政府制裁的谈判创造条件。相关新闻瓜伊多或成“弃子”,委内瑞拉反对派要为美委石油协议铺路?据英国媒体21日报道,委内瑞拉反对派联盟正在考虑一项计划,将不再支持反对派领袖瓜伊多领导的所谓“临时政府”。报道称,此举旨在为美国与马杜罗政府达成石油协议开辟道路。《金融时报》报道截图瓜伊多领导的“人民意志党”是委内瑞拉反对派联盟“统一平台”的四个主要政党之一,其余三个分别是“正义第一党”“民主行动党”和“一个新时代党”。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反对党资深人士消息称,反对派内部已经决定放弃瓜伊多作为委内瑞拉的“合法领导人”,因为“多数人认为,瓜伊多及其“临时政府”与我们国家当前面临的现实状况不符”。根据这名反对党资深人士的说法,“正义第一党”“民主行动党”“一个新时代党”三党都支持在没有瓜伊多出任“临时总统”的情况下“重新规划一切”,并且坚信能够拥有足够的票数来推动这一进程。据称,反对派内部已经就是否继续授权给“临时政府”进行了讨论,“有望在两周内做出决定”。“人民意志党”领导人莱奥波尔多·洛佩斯证实,反对派联盟已经就有关行动进行了辩论。“确实有一些人支持废除‘临时政府’,但‘人民意志党’不同意。” 洛佩斯说,“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不幸的决定,意味着反对派开始承认马杜罗政府。”瓜伊多身边的一名发言人则称,目前反对派联盟对“临时政府”的存续尚无明确立场。对于《金融时报》的报道,“一个新时代党”回应称将在未来几天内商定立场。“正义第一党”“民主行动党”对此均未予置评。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态,华盛顿依然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自封“临时总统”的反对派代表人物瓜伊多根据路透社此前的报道,委内瑞拉反对派的10个主要政党近期已同意在明年6月推选出一名总统候选人参加2024年的大选。不过委内瑞拉全国选举委员会尚未确定总统选举将于何时举行。委内瑞拉是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之一,已经探明的石油储量高居全球第一。2017年以来,因不满左翼总统马杜罗执政,曾经作为委内瑞拉能源主要出口对象的美国不断扩大制裁,其中就包括委内瑞拉石油禁运。2018年5月,马杜罗在大选中赢得连任。但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委反对派关于总统选举舞弊的说法,并承认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2019年1月自封的委“临时总统”。在美国、欧洲和多个拉美国家的支持下,瓜伊多在过去几年多次尝试动用外交压力实现政权更迭,但未获成功。此后,瓜伊多逐渐丧失欧盟的支持和对议会的控制。随着拉美地区新一批左翼领导人上台,拉美内部对委内瑞拉“临时政府”的支持也在不断减弱。今年6月,美国总统拜登致电瓜伊多重申对他的支持,但美国政府并未邀请他参加当月在洛杉矶举行的美洲峰会。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自封“临时总统”近4年之后,瓜伊多正面临被反对派抛弃的境地。值得一提的,这一消息正值美欧急切寻找新的石油来源取代俄罗斯能源的档口。今年3月,美国官员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与马杜罗的会面成为双方多年来的首次双边会谈。当时有媒体透露,美国官员在谈判中提议委内瑞拉向美国直接出口石油,以换取华盛顿放宽对委石油的制裁。10月5日“欧佩克+”传出石油减产的消息之后,《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拜登政府计划松绑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允许美国能源巨头雪佛龙开采委内瑞拉石油,与此同时双方“各退一步”,希望马杜罗政府重启与国内反对派的谈判。《金融时报》认为,委反对派联盟考虑抛弃瓜伊多领导的“临时政府”,或旨在为美国与马杜罗政府达成石油协议开辟道路。有评论称,一旦反对派的计划成功,将意味着美国所支持的推翻马杜罗的企图在四年后宣告失败。作者:文汇报驻墨西哥城记者 孙华

南航接收首架使用国产可持续航空燃料的A350-飞机-空客_网易订阅

南航接收首架使用国产可持续航空燃料的A350|飞机|空客_网易订阅
10月21日,中国南方航空在空客天津交付中心接收第14架A350飞机,这是南航首次在宽体机上使用“中国制造”的可持续航空燃料(简称“SAF”)执行交付飞行。2019年,南航从法国图卢兹的空客总部接收了一架A320neo飞机,首次使用SAF燃料进行交付飞行,成为中国首家使用空客飞机实现SAF燃料交付飞行的航空公司。此次南航再度携手空客,交付飞行使用的SAF燃料由中国石化镇海炼化厂使用餐饮废弃油作为原材料,采用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油脂加氢(HEFA)技术生产,是中国首套可持续航空燃料工业装置实现规模化生产后的首批国产SAF燃料。SAF燃料是以废弃的动植物油脂、油料、城市生活垃圾和农林废弃物为原料,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替代燃料。相较于传统的化石燃料,SAF燃料从原材料收集到最终用户使用的整个过程中产生的碳排量最高可减少85%,对推动航空业实现低碳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日报社广东记者站)

太原等五城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太原等五城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本报讯 10月21日,山西中部城市群标准化和检验检测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在我市举行。今后,太原、忻州、晋中、吕梁、阳泉五城市将联合制定统一的区域性地方标准,推动区域间检验检测结果互认。为积极推动山西中部城市群建设,在山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指导下,太原、忻州、晋中、吕梁、阳泉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建立山西中部城市群标准化和检验检测协作机制密切沟通,达成合作共识,签署了《山西中部城市群标准化战略合作协议》《山西中部城市群检验检测资源共享战略合作协议》。五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在标准化领域,对具有区域特色的技术要求,通过协同立项、共同编制、分别发布的形式,联合制定统一的区域性地方标准;已发布的以及后续发布的地方标准在共性领域方面实现互认、采信,并在加强标准化人才培养等方面实现互惠共赢。在检验检测领域,通过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协同管理机制、统筹协调机制、清单管理机制、调研合作机制,确保检验检测协作机制高效推进,实现资源共享、信息共享,共同推动区域间检验检测结果互认。此外,五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共同成立山西中部城市群标准化和资源共享合作协调组,每年召开一次会议,协作机制会议采用轮席制度,由五市轮流承办。在具体合作细节上,五市将共商确定联合制定、分别发布共性领域的相关市级地方标准,开展共性领域的地方标准和企业标准互认、采信工作;推动相关行业领域“龙头”企业领跑者行动,加强区域内协同执行的标准实施;持续加强区域内检验检测能力建设,强化五市间检验检测信息共享和对接协调,推动五市间检验检测结果互认,不重复检验检测。(张 勇)

朔尔茨不仅要访华,还要……-默克尔-欧盟-德国-越南_网易订阅

朔尔茨不仅要访华,还要……|默克尔|欧盟|德国|越南_网易订阅
德国该在G20这一场合多做有益之事。这对德国本身来说,也不是坏事。文|海上客德国总理朔尔茨计划于11月初访华。当地时间10月23日,德媒《星期日世界报》在头版头条报道此事时,标题为:“朔尔茨就中国争议表态:去北京对我而言很重要”。从朔尔茨最近表态和《星期日世界报》的报道可以看出,朔尔茨接下来的行程,除了访华以外,还有几个点。当地时间2022年10月21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秋季峰会继续举行,德国总理朔尔茨出席新闻发布会1有关朔尔茨准备访华的消息,传了很久,终于落实。当地时间10月21日,欧盟峰会之后,朔尔茨宣布,他将率领一个政府代表团访问中国。海叔感觉,朔尔茨访华本身,有这么几个看点——1. 这是中共二十大后,首度有外国领导人来访。此际也正逢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举行之时。今年2月18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和中国双边贸易额较2020年大幅增长,中国连续第六年成为德国最重要贸易伙伴。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从中国进口额比2020年增长20.8%;对中国出口额比2020年增长8.1%。德国联邦统计局当天发表声明说,在德国进口贸易中,中国的重要性正稳步上升。也正因为中德如此重要的贸易关系,朔尔茨才下定决心必须访问中国。而这对欧盟其他国家来说,肯定是具有参考意义的。2019年默克尔访华时,在武汉长江大桥留影2. 这是2019年11月以来,德国总理首次访问中国,且是从当时至今首位访华的欧盟国家领导人。2019年,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之后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不得不说,这三年,世界改变了许许多多。此际,朔尔茨能够访华,似乎令人感觉世界有更多可能回到正常的模样。起码迈出了回到正常模样的一步。3. 这是朔尔茨担任德国总理以来,首次访华。今年早些时候,朔尔茨访问日本。当时有外媒分析称,这是打破惯例之举。什么惯例?其实就是朔尔茨的前任默克尔几乎每次当选总理后,首度亚洲行,第一站都是中国。而朔尔茨为什么先去日本呢?有外媒炒作,这是德国紧跟美国,甚至紧跟日本,想在“印太战略”中分到一杯羹。但亦有外媒比较中肯,认为只是因为疫情以及各国防疫政策不太相同,而造成。随着朔尔茨即将前来中国,包括其在欧盟峰会上说,不可能与中国脱钩,显然,德国与中国的关系还是值得期许的。贝尔伯克(左1)与朔尔茨在对华问题上见解不同4. 德国国内,还是有一些反华情绪,包括有些人希望德国与中国脱钩。但朔尔茨不愿意这么做。在他当总理的“红绿灯”政府里,譬如德国外交部长、来自绿党阵营的贝尔伯克就在屡屡鼓吹对华脱欧。但朔尔茨看来挺坚决。美联社报道,他针对贝尔伯克的言说,如此说:“没有人说我们必须离开中国,我们不能再向那里出口,我们不能再在那里投资,我们不能再从那里进口。”2朔尔茨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提及,他此次前往东亚,不仅仅来中国,还要前往越南和新加坡。这是什么情况呢?2017年,时任越南总理阮福春访德期间,与时任汉堡市长朔尔茨会面一些外媒称,德国或许通过与越南搞好关系,通过与越南合作来逐步替代与中国的合作。在海叔看来,我们当然要注意各国的外交动向,但并不能因为朔尔茨即将访问越南,而认为德国将通过与越南合作摆脱中国。毕竟,越南和中国的市场大小、生产能力都不在一个能量级。越南制造发展起来,本身不是坏事,但目前,越南制造不可能完全替代中国制造。倒是该关注——越南与新加坡都是东南亚国家,也是南海周边国家。未来,从中国到越南,再到新加坡,再到西方,这一条海上供应链,该仔细梳理。特别是俄乌冲突的大背景下,如何让世界安宁起来,共同发展,朔尔茨此次行程,该有一些令世界看到更多希望的议题。2005年,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欢迎到访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另外,德国与新加坡虽然有不少港务合作,但两国总理的面谈机会并不多。如今,朔尔茨访问新加坡前,德国空军飞机飞往日本参加联合训练之前,曾经停新加坡。这一点,值得留意——德国与新加坡是否会有新一轮军事合作?不得不说,德国是南海域外国家,在此提醒——最好在这些方面注意自己的行为。3根据日程,朔尔茨此次出差——访问中、越、新三国以后,还要前往印尼参加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总体上来说,这次G20峰会,将是疫情以来G20各国领导人线下到得最齐的一次。而比起美、英来,德国领导人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多有联系。如何在俄乌之间劝和?德国该在G20这一场合多做有益之事。这对德国本身来说,也不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