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驸马”第三次法考终通过,日本为何陷入全民狂喜?-亲王-真子-日本皇室-日本东京_网易订阅

“废柴驸马”第三次法考终通过,日本为何陷入全民狂喜?|亲王|真子|日本皇室|日本东京_网易订阅
日本人的态度很现实——小室圭这次考过了就是“日本之宝”,没考过就是“日本之耻”。文 | 蒲 琳今天(10月23日)是日本真子公主31岁的生日。自从公主和她的驸马小室圭,逃离皇室、搬到纽约之后,有关两人的风波几乎就没停过。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日本东京,日本皇储文仁亲王的长女真子公主和小室圭登记结婚,两人出席新闻发布会。当天,日本真子公主正式脱离皇籍。 图源:IC photo不过,这几天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在经历了两次考试落榜后,小室圭总算如愿以偿地通过了美国纽约律师资格考试。资料图合格消息立马冲上日本推特热搜第一位,全球热搜第二位,很快,“真子”的名字也冲上了热搜,足见全球吃瓜群众对这个消息盼望得有多热烈。01距离小室圭和真子公主逃离日本、定居美国纽约已经快一年了,本来看着板上钉钉的法律考试,到现在都折腾到了第三次。因此对那些关注日本皇室八卦的小伙伴来说,计量时间的方法除了年月日,还有一种,即驸马小室圭在纽约的律师考试日期。资料图据了解,小室圭所参加的司法考试每年2月和7月进行两次。去年10月,他和真子公主结婚前,就参加过这年7月份的考试,但遗憾落榜。今年2月,小室圭卷土重来再次报名参加了考试,但依然残酷落榜……小室圭曾因被曝司法考试落榜上热搜。 图源:IC photo法考到了第三次,小室圭已经成了这地界的“名人”,日媒、英媒都在蹲守。当地时间7月26日、27日,为期两天的律师考试如期举办。已经两次没过的小室圭,再一次出现在了考场外。“他穿着一件皱巴巴的方格纽扣衬衫,衬衫没有塞进绿色短裤里,还穿了一双黑色运动鞋。他的袖子随意卷了起来,露出手腕上的绿色腕带,这个腕带是他考生身份的证明。”考试当天,外媒这样形容道。资料图大家对驸马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日媒也一如既往地提前开始“唱衰”。日媒参照了去年7月法考的情况,再次应试者的合格率只有18%了,估计更悬了。资料图10月21日下午,万众瞩目的结果公布——小室圭通过了!据美国纽约州司法考试委员会发布的消息,这次考试大概约有9609名考生,共有6350人合格,合格率为66%。其中,像小室圭这样再次参加考试的考生有1610人,但合格率仅为23%,小室圭就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据报道,小室圭结果公布的前一天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当时,他便打电话给曾经供他留学的日本律所老板,汇报这个喜讯。在电话里,他说:“这次我通过了考试,能够加入律师的行列,真的是托老师的福。今后我想在这方面积累更多的经验,真的很高兴,非常感谢。”资料图笔者注意到,就在其第三次考试结果揭晓前,小室圭所在的纽约法律事务所也突然把官网上他的照片换了,换了个笑容满面、志得意满的正装照。这显然是小室圭成竹在胸,他很可能当时已经接到法考通过的通知了,向人们暗示自己的成功。随着结果正式公布,日本几乎陷入了一种全民狂喜当中。有日本网友甚至一反常态,开始为之前网暴攻击他们的事,对小室圭、真子道歉,更对着小室圭一通狂夸,直接夸成了“日本之宝”。还有网友为他支招,让他赶紧去起诉一直以来网暴他和真子的媒体、网友们。02小室圭月2018年8月留学美国,2021年5月毕业于美国纽约福特汉姆大学。在与日本皇室公主真子结婚后,,真子公主变成了“平民”,小室圭则成了“驸马爷”。由于小室圭家庭问题,两人婚姻一度不被看好,在日本国内也出现了很多反对声音。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日本东京,民众上街游行示威,反对日本真子公主的婚事。图源:IC photo但小夫妻俩早已下定决心,结婚后没几天就移居到美国。此前,小室圭在纽约当地的律所作为“法律事务专员”一边工作,一边备考。回顾过去这一年来,日本人隔三差五就要逮着真子公主和小室圭上头条,从他俩的工作、资金、签证、房子到感情、孩子、婆媳问题,样样都要奚落一遍。在日本民众看来,小室圭老考不过律师考试,大家就总觉得他快被辞退,马上喝西北风了。还有报道说他和真子两个人在物价疯涨的纽约,只能靠真子的积蓄度日,蜗居在小房子里,签证也快到期。前段时间还被曝感情生变、真子手上的戒指消失;媒体还爆料,真子不让婆婆来纽约、导致婆媳矛盾加剧……资料图但外人看着是水深火热,人家小两口却是岁月静好,据说还在专心备孕,准备生2-3个娃。资料图随着小室圭考试通过,显然两人的生活会更顺利,毕竟工作自然是会稳定许多,顺带签证问题得到了解决,收入肯定也会比之前做法务助理来得多一点。日本“体育报知”网站称,通过考试的小室若成为律师的话,预计年薪约为2000万日元(100日元约合人民币4.8元)。当地时间2022年8月17日,美国纽约,前日本公主小室真子现身街头。图源:IC photo此外,真子的工作也有新进展,她已经正式开始担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的策展人了。据日媒报道,9月下旬,真子和MET的同事们去了纽约四大美术馆之一的纽约现代美术馆中。而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去看展馆布局的。除了考察美术馆这种公务以外,真子还经常去纽约的各大著名画廊,出席美术界人士的聚会、饭局等等,渐渐融入了纽约艺术界的上流圈子。资料图10月26日是两人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小室圭“法考上岸”,相信对夫妻二人来说,没什么比这个礼物更让他们开心了。日本人自然也是喜大普奔。他们的态度更现实——小室圭这次考过了就是“日本之宝”,没考过就是“日本之耻”。毕竟他们夫妻在纽约,还享受着安保和大使馆的照顾等等,都是纳税人的钱。而现在,小室圭终于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足够的收入,他和真子在纽约的生活终于能步入正轨了,也不用再浪费“自己的钱”了。版权说明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用完即弃”添新例?外媒:美考虑撤回对委反对派瓜伊多支持 -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委内瑞拉-查韦斯_网易订阅

“用完即弃”添新例?外媒:美考虑撤回对委反对派瓜伊多支持 |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委内瑞拉|查韦斯_网易订阅
参考消息网10月24日报道 据欧洲新闻社马德里10月21日报道,美国继续承认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的日子似乎已经屈指可数。瓜伊多可能将在2023年1月失去这一职位。在法律层面,除了能够控制委内瑞拉在外国银行中的某些资产之外,该职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报道称,两名接近瓜伊多的委内瑞拉反对派消息人士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透露了这一信息。据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称,华盛顿计划在明年1月美国国会开启新会期时撤销对瓜伊多“临时总统”职务的承认。另据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10月22日报道,瓜伊多领导的“临时政府”将在预期时间之前解散并消失的可能性,出现在一种奇怪的局面下,这种局面混合了马杜罗对他的攻击以及反对派联盟“统一平台”联盟中的伙伴党派对他的不信任。9月16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在加拉加斯召开记者会。(欧新社资料图片)瓜伊多2019年就任议会主席,随后自封为“临时总统”。几年来,查韦斯派逐渐削弱了他的影响力。报道指出,瓜伊多这两个职务的权力已经被稀释,以至于尽管他还在象征性的政治层面维持着反对派主要领导人的地位,但在行政决策中已没有多大分量。报道称,英国《金融时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都为瓜伊多的“临时政府”设定了结束时间,因为美国政府可能正在考虑撤回对这位反对派领导人的支持,以便为关于石油问题和暂停对马杜罗政府制裁的谈判创造条件。相关新闻瓜伊多或成“弃子”,委内瑞拉反对派要为美委石油协议铺路?据英国媒体21日报道,委内瑞拉反对派联盟正在考虑一项计划,将不再支持反对派领袖瓜伊多领导的所谓“临时政府”。报道称,此举旨在为美国与马杜罗政府达成石油协议开辟道路。《金融时报》报道截图瓜伊多领导的“人民意志党”是委内瑞拉反对派联盟“统一平台”的四个主要政党之一,其余三个分别是“正义第一党”“民主行动党”和“一个新时代党”。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反对党资深人士消息称,反对派内部已经决定放弃瓜伊多作为委内瑞拉的“合法领导人”,因为“多数人认为,瓜伊多及其“临时政府”与我们国家当前面临的现实状况不符”。根据这名反对党资深人士的说法,“正义第一党”“民主行动党”“一个新时代党”三党都支持在没有瓜伊多出任“临时总统”的情况下“重新规划一切”,并且坚信能够拥有足够的票数来推动这一进程。据称,反对派内部已经就是否继续授权给“临时政府”进行了讨论,“有望在两周内做出决定”。“人民意志党”领导人莱奥波尔多·洛佩斯证实,反对派联盟已经就有关行动进行了辩论。“确实有一些人支持废除‘临时政府’,但‘人民意志党’不同意。” 洛佩斯说,“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不幸的决定,意味着反对派开始承认马杜罗政府。”瓜伊多身边的一名发言人则称,目前反对派联盟对“临时政府”的存续尚无明确立场。对于《金融时报》的报道,“一个新时代党”回应称将在未来几天内商定立场。“正义第一党”“民主行动党”对此均未予置评。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态,华盛顿依然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自封“临时总统”的反对派代表人物瓜伊多根据路透社此前的报道,委内瑞拉反对派的10个主要政党近期已同意在明年6月推选出一名总统候选人参加2024年的大选。不过委内瑞拉全国选举委员会尚未确定总统选举将于何时举行。委内瑞拉是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之一,已经探明的石油储量高居全球第一。2017年以来,因不满左翼总统马杜罗执政,曾经作为委内瑞拉能源主要出口对象的美国不断扩大制裁,其中就包括委内瑞拉石油禁运。2018年5月,马杜罗在大选中赢得连任。但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委反对派关于总统选举舞弊的说法,并承认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2019年1月自封的委“临时总统”。在美国、欧洲和多个拉美国家的支持下,瓜伊多在过去几年多次尝试动用外交压力实现政权更迭,但未获成功。此后,瓜伊多逐渐丧失欧盟的支持和对议会的控制。随着拉美地区新一批左翼领导人上台,拉美内部对委内瑞拉“临时政府”的支持也在不断减弱。今年6月,美国总统拜登致电瓜伊多重申对他的支持,但美国政府并未邀请他参加当月在洛杉矶举行的美洲峰会。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自封“临时总统”近4年之后,瓜伊多正面临被反对派抛弃的境地。值得一提的,这一消息正值美欧急切寻找新的石油来源取代俄罗斯能源的档口。今年3月,美国官员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与马杜罗的会面成为双方多年来的首次双边会谈。当时有媒体透露,美国官员在谈判中提议委内瑞拉向美国直接出口石油,以换取华盛顿放宽对委石油的制裁。10月5日“欧佩克+”传出石油减产的消息之后,《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拜登政府计划松绑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允许美国能源巨头雪佛龙开采委内瑞拉石油,与此同时双方“各退一步”,希望马杜罗政府重启与国内反对派的谈判。《金融时报》认为,委反对派联盟考虑抛弃瓜伊多领导的“临时政府”,或旨在为美国与马杜罗政府达成石油协议开辟道路。有评论称,一旦反对派的计划成功,将意味着美国所支持的推翻马杜罗的企图在四年后宣告失败。作者:文汇报驻墨西哥城记者 孙华

年内亮相 Abarth首款电动车无伪谍照曝光-新车-菲亚特_网易订阅

年内亮相 Abarth首款电动车无伪谍照曝光|新车|菲亚特_网易订阅
日前,车质网从相关渠道获取了一组Abarth首款纯电车型的无伪谍照,新车预计将于今年年内正式亮相。作为Abarth品牌打造的首款纯电量产版车型,新车基于菲亚特500(参数丨图片)e进行打造,同时作为电动车型,新车会拥有更加强大的动力系统,未来新车或许会被命名为——Abarth 595 Electric。 外观方面,Abarth首款纯电车型采用了和菲亚特500e相似的前脸造型,但车标换成了Abarth字样,同时新车格栅设计也进行了一定调整,整体设计语言更加简洁。新车还搭配了一款醒目的柠檬黄涂装,给人的感觉更加绚丽。 新车还搭配了一款黑色多辐轮圈,造型和O.Z旗下的轮圈设计非常相似,同时内部配备了鲍鱼刹车卡钳和打孔刹车盘,这也预示着该车拥有更强的动力。车身侧面还粘贴了拉花装置,能够起到不错的装饰作用。 动力方面,Abarth首款纯电车型定位于一款性能版轿车,该车将拥有更加强大的动力系统,电动机的功率和扭矩都会更大,并且还会提供声浪模拟装置。对比来看,目前菲亚特500e 0-100km/h加速时间约为9s,极速约150km/h,续航里程约320km,预计Abarth首款电动车的0-100km/h加速时间会在7秒内,极速可能达到160km/h,不过续航里程可能会有所降低。关于新车更多消息,车质网将持续关注及报道。

深圳队vs河北队首发:双外援PK全华班 郜林、戴伟浚出战-郜飞机-杨博宇_网易订阅

深圳队vs河北队首发:双外援PK全华班 郜林、戴伟浚出战|郜飞机|杨博宇_网易订阅
直播吧10月24日讯 北京时间10月24日20:00,中超第19轮补赛深圳对阵河北,目前双方公布了本场比赛的首发阵容。深圳首发:1-张鹭、5-林采民、11-张远、25-糜昊伦、27-杨博宇、8-戴伟浚(U23)、14-张源、16-郑达伦、28-李源一、7-阿奇姆彭、29-郜林、河北首发:30-鲍亚雄、4-潘喜明、6-张俊哲、8-姚道刚、14-陈运华(U23)、16-刘径、21-崔麟、20-高华泽、22-任威、25-廖伟(U23)、42-高玉男(U23)目前中超20轮比赛过后,深圳6胜3平11负积21分位列积分榜第14位,河北队1胜19负积3分排名倒数第一。深圳队目前4轮不胜,河北队13连败。

韩国前防长被批准逮捕,韩媒:系首名被捕的文在寅政府部长级官员 -在野党_网易订阅

韩国前防长被批准逮捕,韩媒:系首名被捕的文在寅政府部长级官员 |在野党_网易订阅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张静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韵】因涉嫌在“西海公务员遭枪杀”事件中存在违法行为,韩国前国防部长官徐旭22日被批准逮捕。韩国《中央日报》称,这是尹锡悦政府执政以来,首名被逮捕的文在寅政府部长级官员。资料图据韩联社22日报道,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当天以涉嫌“隐匿朝鲜枪杀韩海洋水产部公务员事件真相”对徐旭作出逮捕决定。报道称,徐旭涉嫌在前政府认定2020年9月死亡的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大俊“自愿越境投朝”后,指示下属删除系统监听情报等军事机密,并伪造联参报告,被指控滥用职权、伪造公文、损坏公用电子记录。法院当天还批准逮捕前海洋警察厅厅长金洪熙。韩联社称,预计接下来检方可能将传唤前国家安保室室长徐薰和前国情院院长朴智元等。2020年9月21日,韩国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大俊在韩国西部海域小延坪岛乘坐渔政船执行公务时失踪,次日在海上被朝鲜军人发现并枪杀。韩国国防部和国情院当时根据通过监听等渠道收集的特殊情报宣称,李大俊可能想要“投靠朝鲜”。尹锡悦今年5月就职后,国防部和海洋警察厅6月16日联合召开记者会,改口说并未发现李大俊主动投朝的确凿证据。韩国司法界人士认为,检方突然对两年前的事件加速调查,下一步瞄准的恐怕就是前总统文在寅。韩国政坛对立近期加剧,针对文在寅政府和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司法调查正在集中推进。“韩检方矛头直指前政府”,《韩民族日报》以此为题报道称,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19日传唤前总统秘书室室长卢英敏,就2019年“强制遣返朝鲜渔民”事件进行调查。此外,韩检方19日拘捕涉嫌接受大庄洞开发商贿赂的民主研究院副主任金湧,后者被认为是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的亲信。韩媒认为,检方在逮捕令上称,金湧收受的约8亿韩元是李在明的“大选资金”,检方可能很快将对李在明展开调查。《韩民族日报》在社论中称,韩国检察机关政治中立和公正性的信任基础正变得愈发脆弱,检方对在野党的调查非常“着急”,但对围绕总统的各种问题却调查缓慢。此前报道文在寅被韩监查院通报将对其进行书面调查 本人回应综合“韩联社TV”和《东亚日报》等韩国媒体3日报道,韩国监查院近日以调查“西海公务员遭枪杀”事件为由,向韩国前总统文在寅通报将对其进行书面调查。文在寅本人在被打电话告知时,当时便口头拒绝接收相关调查文件,并在此后回应称“这是非常无礼的行为”。与此同时,韩国朝野两党之间对于此事的态度也是针锋相对。执政党国民力量党敦促文在寅尽快接受调查;而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则认为这是“政治报复”。韩国前总统文在寅 图自韩媒据“韩联社TV”报道,韩国监查院方面3日表示,已于上月28日通过电话向韩国前总统文在寅通报将对其进行书面调查一事。监查院方面称,文在寅当时在电话中口头拒绝接收相关调查文件。而在3日上午,共同民主党方面召开记者会,对此做出回应称,“上月30日曾向文在寅前总统就监查院调查一事进行报告”,“文在寅前总统对此事表现出强烈的不快,称‘这(指书面调查一事)是非常无礼的行为’”。另外,据《东亚日报》相关报道,韩国朝野两党之间对于此事的态度也是针锋相对。执政党方面敦促文在寅尽快接受调查。国民力量党非常对策委员长郑镇硕3日表示,文在寅应该以谦虚的心态去面对调查一事,这不是什么应该感到不快的事。国民力量党议员崔宰亨(音译)则称,文在寅连监查院的书面调查都拒绝,这才是无礼的处事方式。而在野党方面则对调查文在寅一事表示强烈反对,认为这属于“政治报复”。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3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尹锡悦)正致力于用国民赋予的权力镇压在野党,并对前政府进行政治报复”。共同民主党方面还表示,将就此事以滥用职权为由,向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告发监查院。3日上午,共同民主党方面就调查文在寅一事召开记者会。 图自韩媒据此前报道,2020年9月21日,韩国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大俊(音译)在西部海域小延坪岛乘坐渔政船执行公务时失踪,次日在海上被朝鲜军人发现并枪杀。韩国国防部和国情院当时根据情报认定李大俊想要“投靠朝鲜”。不过,韩国国防部和海洋警察厅今年6月16日联合召开记者会,改口说并未发现李大俊主动投朝的确凿证据。今年8月,作为“西海公务员遭枪杀事件”调查的一部分,韩国检方曾对前政府3名国家安全高官的住所进行了搜查。当时有韩媒报道称,韩国司法界人士认为,检方突然对两年前的事件加速调查,下一步瞄准的就是前总统文在寅。文在寅掉进”总统魔咒”?尹锡悦为挽回支持率加速检控在国民支持率一路下跌到30%以下后,韩国总统尹锡悦在竞选时承诺的“调查前政府”活动最终指向了前总统文在寅。8月19日,在获得首尔高等法院的搜查令后,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对位于世宗市的总统档案馆进行搜查取证,以查找文在寅政府的决策材料。到此时,文在寅和他的部长们已陷入新政府编织的两张“法网”。其一是“黑名单”系列案,检方指控文在寅政府在成立初期,对前保守派朴槿惠政府任命的、尚未届满的行政事业单位负责人设置“黑名单”,迫使这些官员提前辞职。文在寅 图自新华社今年6月,检方以滥用职权罪申请批捕前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白云揆,虽遭法院驳回,但并未减缓调查进度。近日,检方又对统一部、科技部办公室进行了搜查,试图找到前统一部长官赵明均等人滥用职权的证据。不过,检方列出的白云揆“滥用职权”的受害官员达十余人,而针对赵明均“滥用职权”仅提出一名受害者,这让进步阵营质疑,搜查统一部的真正目的指向第二张“法网”:“遣返脱北渔民案”。2019年10月,朝韩双方海军相互停止敌对行动一年之际,韩国海军在南方控制海域发现两名越界的朝鲜渔民。文在寅政府调查称,两人在朝鲜海域杀害渔船船长及其他船员共16人后南逃。时任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指出,因两名渔民系杀人嫌犯而非“政治脱北者”,政府很快就做出将他们送还北方的决定。11月,朝韩双方在板门店进行了人员移交。然而,尹锡悦政府上台后,将该遣返案作为“人权事件”重提,一方面称两名嫌犯在宪法上属于韩国公民,文在寅政府的决策有损他们的正当权益;另一方面则批评文在寅的迅速决策是为了邀请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出席韩国-东盟特别峰会。韩国法律界人士分析,此案或触及滥用职权、渎职、通敌、资敌、包庇、泄密等诸多罪目;考虑到文在寅政府是以国家安保会议的方式作出相关决策,尹锡悦政府选择这一事件作为调查前政府的突破口,目的是将文在寅的外交、安保、统一高层“一网打尽”。3月28日,在青瓦台,文在寅(右)和尹锡悦在共进晚餐前交谈。 图自韩联社在搜查总统档案馆之前,检方及“公民团体”已就相关罪名指控了郑义溶及前统一部长官金炼铁、前国家情报院长徐薰等文在寅重要助手。其中,检方特别重视对徐薰的调查,他长期作为文在寅的特使往返于南北之间,传说亦得到朝鲜高层的信任。保守阵营则怀疑,他是文在寅和北方“秘密交易”的关键知情者。值得注意的是,徐薰是在2000年在曾任金大中总统秘书室长的朴智元的引荐下首次与朝鲜官员建立联系。而朴智元是金大中执行“阳光政策”期间往返南北的特使,在金大中卸任后很快就因“向北方输款”的罪名被捕,遭处三年监禁。分析认为,朝韩“破冰”往往需要韩国领导人突破既定程序、采取非常手段,而保守阵营则抓住程序问题对进步阵营予以打击,同时破坏南北关系。金大中“对北输款”案中,前统一部长林东源、前青瓦台经济首秘李起浩和朴智元都被拘捕,负责“输款”的现代集团总裁郑梦宪自杀。如今,各方担心这一幕即将重演。尹锡悦 资料图韩国政坛素有“总统魔咒”,文在寅之前的三位总统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都遭检控。但尹锡悦政府及韩国检方近日的动向,被舆论质疑操之过急。分析认为,受经济衰退及教育改革引发的社会危机影响,尹锡悦执政百日时的支持率仅为28%,居历届总统倒数第二,远低于文在寅执政百日时的78%。低迷的支持率,将尹锡悦团队置于极其尴尬的境地,尹锡悦近日多次公开表态将自省、反思。考虑到民调数据显示对他的正面评价中“果断、善于行动、有毅力”占比较高,而将朴槿惠、李明博送进监狱的尹锡悦在竞选时又是以“铁腕检察官”著称,这位新总统或想通过加速对文在寅政府的检控,博取更高的支持率,至少让保守阵营重拾对自己的支持。不过,关于尹锡悦的差评中,“独断专行”占比亦很高。而韩国检方在行动节奏上和这位前资深检察官“紧密配合”,已经让公众和国会质疑公检法系统是否成为总统的“私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