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前防长被批准逮捕,韩媒:系首名被捕的文在寅政府部长级官员 -在野党_网易订阅

韩国前防长被批准逮捕,韩媒:系首名被捕的文在寅政府部长级官员 |在野党_网易订阅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张静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韵】因涉嫌在“西海公务员遭枪杀”事件中存在违法行为,韩国前国防部长官徐旭22日被批准逮捕。韩国《中央日报》称,这是尹锡悦政府执政以来,首名被逮捕的文在寅政府部长级官员。资料图据韩联社22日报道,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当天以涉嫌“隐匿朝鲜枪杀韩海洋水产部公务员事件真相”对徐旭作出逮捕决定。报道称,徐旭涉嫌在前政府认定2020年9月死亡的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大俊“自愿越境投朝”后,指示下属删除系统监听情报等军事机密,并伪造联参报告,被指控滥用职权、伪造公文、损坏公用电子记录。法院当天还批准逮捕前海洋警察厅厅长金洪熙。韩联社称,预计接下来检方可能将传唤前国家安保室室长徐薰和前国情院院长朴智元等。2020年9月21日,韩国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大俊在韩国西部海域小延坪岛乘坐渔政船执行公务时失踪,次日在海上被朝鲜军人发现并枪杀。韩国国防部和国情院当时根据通过监听等渠道收集的特殊情报宣称,李大俊可能想要“投靠朝鲜”。尹锡悦今年5月就职后,国防部和海洋警察厅6月16日联合召开记者会,改口说并未发现李大俊主动投朝的确凿证据。韩国司法界人士认为,检方突然对两年前的事件加速调查,下一步瞄准的恐怕就是前总统文在寅。韩国政坛对立近期加剧,针对文在寅政府和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司法调查正在集中推进。“韩检方矛头直指前政府”,《韩民族日报》以此为题报道称,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19日传唤前总统秘书室室长卢英敏,就2019年“强制遣返朝鲜渔民”事件进行调查。此外,韩检方19日拘捕涉嫌接受大庄洞开发商贿赂的民主研究院副主任金湧,后者被认为是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的亲信。韩媒认为,检方在逮捕令上称,金湧收受的约8亿韩元是李在明的“大选资金”,检方可能很快将对李在明展开调查。《韩民族日报》在社论中称,韩国检察机关政治中立和公正性的信任基础正变得愈发脆弱,检方对在野党的调查非常“着急”,但对围绕总统的各种问题却调查缓慢。此前报道文在寅被韩监查院通报将对其进行书面调查 本人回应综合“韩联社TV”和《东亚日报》等韩国媒体3日报道,韩国监查院近日以调查“西海公务员遭枪杀”事件为由,向韩国前总统文在寅通报将对其进行书面调查。文在寅本人在被打电话告知时,当时便口头拒绝接收相关调查文件,并在此后回应称“这是非常无礼的行为”。与此同时,韩国朝野两党之间对于此事的态度也是针锋相对。执政党国民力量党敦促文在寅尽快接受调查;而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则认为这是“政治报复”。韩国前总统文在寅 图自韩媒据“韩联社TV”报道,韩国监查院方面3日表示,已于上月28日通过电话向韩国前总统文在寅通报将对其进行书面调查一事。监查院方面称,文在寅当时在电话中口头拒绝接收相关调查文件。而在3日上午,共同民主党方面召开记者会,对此做出回应称,“上月30日曾向文在寅前总统就监查院调查一事进行报告”,“文在寅前总统对此事表现出强烈的不快,称‘这(指书面调查一事)是非常无礼的行为’”。另外,据《东亚日报》相关报道,韩国朝野两党之间对于此事的态度也是针锋相对。执政党方面敦促文在寅尽快接受调查。国民力量党非常对策委员长郑镇硕3日表示,文在寅应该以谦虚的心态去面对调查一事,这不是什么应该感到不快的事。国民力量党议员崔宰亨(音译)则称,文在寅连监查院的书面调查都拒绝,这才是无礼的处事方式。而在野党方面则对调查文在寅一事表示强烈反对,认为这属于“政治报复”。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3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尹锡悦)正致力于用国民赋予的权力镇压在野党,并对前政府进行政治报复”。共同民主党方面还表示,将就此事以滥用职权为由,向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告发监查院。3日上午,共同民主党方面就调查文在寅一事召开记者会。 图自韩媒据此前报道,2020年9月21日,韩国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大俊(音译)在西部海域小延坪岛乘坐渔政船执行公务时失踪,次日在海上被朝鲜军人发现并枪杀。韩国国防部和国情院当时根据情报认定李大俊想要“投靠朝鲜”。不过,韩国国防部和海洋警察厅今年6月16日联合召开记者会,改口说并未发现李大俊主动投朝的确凿证据。今年8月,作为“西海公务员遭枪杀事件”调查的一部分,韩国检方曾对前政府3名国家安全高官的住所进行了搜查。当时有韩媒报道称,韩国司法界人士认为,检方突然对两年前的事件加速调查,下一步瞄准的就是前总统文在寅。文在寅掉进”总统魔咒”?尹锡悦为挽回支持率加速检控在国民支持率一路下跌到30%以下后,韩国总统尹锡悦在竞选时承诺的“调查前政府”活动最终指向了前总统文在寅。8月19日,在获得首尔高等法院的搜查令后,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对位于世宗市的总统档案馆进行搜查取证,以查找文在寅政府的决策材料。到此时,文在寅和他的部长们已陷入新政府编织的两张“法网”。其一是“黑名单”系列案,检方指控文在寅政府在成立初期,对前保守派朴槿惠政府任命的、尚未届满的行政事业单位负责人设置“黑名单”,迫使这些官员提前辞职。文在寅 图自新华社今年6月,检方以滥用职权罪申请批捕前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白云揆,虽遭法院驳回,但并未减缓调查进度。近日,检方又对统一部、科技部办公室进行了搜查,试图找到前统一部长官赵明均等人滥用职权的证据。不过,检方列出的白云揆“滥用职权”的受害官员达十余人,而针对赵明均“滥用职权”仅提出一名受害者,这让进步阵营质疑,搜查统一部的真正目的指向第二张“法网”:“遣返脱北渔民案”。2019年10月,朝韩双方海军相互停止敌对行动一年之际,韩国海军在南方控制海域发现两名越界的朝鲜渔民。文在寅政府调查称,两人在朝鲜海域杀害渔船船长及其他船员共16人后南逃。时任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指出,因两名渔民系杀人嫌犯而非“政治脱北者”,政府很快就做出将他们送还北方的决定。11月,朝韩双方在板门店进行了人员移交。然而,尹锡悦政府上台后,将该遣返案作为“人权事件”重提,一方面称两名嫌犯在宪法上属于韩国公民,文在寅政府的决策有损他们的正当权益;另一方面则批评文在寅的迅速决策是为了邀请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出席韩国-东盟特别峰会。韩国法律界人士分析,此案或触及滥用职权、渎职、通敌、资敌、包庇、泄密等诸多罪目;考虑到文在寅政府是以国家安保会议的方式作出相关决策,尹锡悦政府选择这一事件作为调查前政府的突破口,目的是将文在寅的外交、安保、统一高层“一网打尽”。3月28日,在青瓦台,文在寅(右)和尹锡悦在共进晚餐前交谈。 图自韩联社在搜查总统档案馆之前,检方及“公民团体”已就相关罪名指控了郑义溶及前统一部长官金炼铁、前国家情报院长徐薰等文在寅重要助手。其中,检方特别重视对徐薰的调查,他长期作为文在寅的特使往返于南北之间,传说亦得到朝鲜高层的信任。保守阵营则怀疑,他是文在寅和北方“秘密交易”的关键知情者。值得注意的是,徐薰是在2000年在曾任金大中总统秘书室长的朴智元的引荐下首次与朝鲜官员建立联系。而朴智元是金大中执行“阳光政策”期间往返南北的特使,在金大中卸任后很快就因“向北方输款”的罪名被捕,遭处三年监禁。分析认为,朝韩“破冰”往往需要韩国领导人突破既定程序、采取非常手段,而保守阵营则抓住程序问题对进步阵营予以打击,同时破坏南北关系。金大中“对北输款”案中,前统一部长林东源、前青瓦台经济首秘李起浩和朴智元都被拘捕,负责“输款”的现代集团总裁郑梦宪自杀。如今,各方担心这一幕即将重演。尹锡悦 资料图韩国政坛素有“总统魔咒”,文在寅之前的三位总统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都遭检控。但尹锡悦政府及韩国检方近日的动向,被舆论质疑操之过急。分析认为,受经济衰退及教育改革引发的社会危机影响,尹锡悦执政百日时的支持率仅为28%,居历届总统倒数第二,远低于文在寅执政百日时的78%。低迷的支持率,将尹锡悦团队置于极其尴尬的境地,尹锡悦近日多次公开表态将自省、反思。考虑到民调数据显示对他的正面评价中“果断、善于行动、有毅力”占比较高,而将朴槿惠、李明博送进监狱的尹锡悦在竞选时又是以“铁腕检察官”著称,这位新总统或想通过加速对文在寅政府的检控,博取更高的支持率,至少让保守阵营重拾对自己的支持。不过,关于尹锡悦的差评中,“独断专行”占比亦很高。而韩国检方在行动节奏上和这位前资深检察官“紧密配合”,已经让公众和国会质疑公检法系统是否成为总统的“私器”。

Writ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